11月3日,雷楚年因涉嫌詐騙罪、偽造國家機關印章、偽造公司印章罪在成都高新區法院出庭受審。
雷楚年獲得的榮譽獎章。
  騙人,也被騙
  “抗震小英雄”雷楚年涉嫌詐騙昨日出庭受審對五項指控認罪
  從平民到英雄,他用了幾分鐘;從英雄到嫌犯,他用了6年。
  11月3日,“抗震小英雄”雷楚年在成都高新區人民法院受審,他因涉嫌詐騙包括其女友郝某在內的21人46.3萬元,被高新區檢察院以詐騙罪、偽造國家機關印章、偽造公司印章罪提起公訴。
  下午3時許結束第一次庭審。庭審過程中,被告人雷楚年對部分指控表示認罪,對部分指控進行辯解,該案將擇日繼續審理。針對檢方指控的5項犯罪事實,雷楚年均表示認罪。但對部分證言和證據提出了3點異議。其中多次提到,他收人“打點費”找人辦事,“後來才知道是假的,但也只有繼續騙下去……”
  雷楚年個子不高,微胖,臉上留有絡腮胡,如果放在人群中很難被找出來。但他在6年前因為在地震中救了自己的同學,被稱為抗震小英雄,獲得了“抗震救災英雄少年”的稱號,併成為奧運火炬手。
  那時的他15歲,清瘦,留著小劉海,眼睛不大,呈“八”字狀眯成一條縫。6年後,當他被法警帶入庭審現場,無論是變胖的身材還是背負的身份,已經大相徑庭。唯一不變的只有眯著的兩隻眼,戴著一副眼鏡,歪著腦袋。
  上午11時許,高新區人民法院對該案公開開庭審理。此次庭審主要對起訴書指控的5項犯罪事實逐一進行了法庭調查。華西都市報記者從公訴人出示的證據處看到,雷楚年涉嫌詐騙和偽造公章的犯罪行為,集中在去年年初至9月份的半年時間里,幾乎每一個月都有涉嫌詐騙行為的出現。
  提出3點異議
  我不是故意行騙所托非人,只有繼續騙下去
  從上午11時至下午3時,第一次庭審進行近4個小時。對每一項指控,雷楚年都稱願意認罪,但對於公訴人公佈的部分證言和證據,他在庭審過程中分別提出了3點異議。
  第一異議的提出,出現在針對詐騙其女友郝某的證據公佈過程中。“我一開始沒有想過騙她,是真的想幫她進航空公司。”雷楚年稱,當時以為自己認識的“藍胖娃兒”真的能辦成事,“但最終沒辦成,自己把錢花了。我後來和女友吵架,向她打了一張20萬的借條,是幫她找工作的錢和之前找她借的錢。”
  而對於涉嫌騙取巫先生工程保證金的事,雷楚年也稱願意認罪,但堅持土方工程真實存在,“我還去工地看過他們處理糾紛,是他們後來自己不願意做工程了才找我退錢,這是一起糾紛……”
  對於偽造“入學通知”和“成都市初中報名接收條”一事,他則堅稱自己也是找朋友辦的,一開始不知情,“後來托教育局的人打聽才知道都是假的,我當時都傻眼了,但也只有繼續騙下去……”
  消失於出租屋 留下英雄獎章
  此次庭審,受害人朱女士和巫先生也坐在旁聽席。但在公訴人呈現涉及自己案件內容的證言時,兩人都有些坐不住了。巫先生首先試圖發言,但被法警制止,而朱女士在反覆舉手後,打斷了庭審。
  “我希望我的代理律師也出庭,還有我轉給雷楚年的錢都是打在他女友賬戶上的,為啥他女友不是被告?”朱女士有些激動,她的行為導致庭審被中斷20分鐘。最終,鑒於本案受害人較多,法院沒有進行餘下的環節,將擇日再審。
  庭審結束後,華西都市報記者在法院外見到了朱女士。“我也知道自己剛纔衝動了,我就是不理解,他怎麼能辜負我們的信任!”
  巫先生則稱,在知道自己的保證金被騙後,考慮到大家都比較熟,幾乎都準備原諒雷楚年了:“只要他把錢還我們都行。但最終他讓我們失望了。”
  等到今年1月,巫先生最終選擇報警。他和兒媳婦劉悅在彭州還試圖尋找雷楚年的蹤影。
  “他家裡我們去過,沒找到他。先是聽人說住在彭州的一家賓館,後來又打聽到他一直在外面租房居住。”劉悅說,當最終找到出租房時,房東也聯繫不上雷楚年,但同時將雷楚年的一包東西給了劉悅。
  這包東西,昨日庭審現場劉悅帶了過來:裡面有雷楚年的戶口本,他2008年獲得的“抗震救災英雄少年”的榮譽證書,還有一枚英雄獎章。
  下午的陽光照射下,這枚英雄獎章露出斑斑銹跡。它曾經是少年英雄的見證,而今是一場騙局裡受害人僅存的物品。記者手記
  獎章背面 是成長的代價
 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雷楚年,和照片中的印象截然不同:微胖,淺淺的絡腮胡,戴著眼鏡,庭審過程中就這麼歪著頭站了4個小時。
  關於他少年英雄的故事,我們已經講述得很多。而他私下裡的另一面,多數人並不知道。故事在何處改變了進程?或許沒有轉折點,只有逐漸滲透至內心的虛榮與失衡。
  有這麼一個細節:我的一位同事在4年前帶他去外地參加一個活動,他提出要住豪華單人間,被組委會拒絕。同事勸他好好學習,他的回應是:我是國家的人,不必為我操心,國家怎麼可能不管我?
  4年後,國家管他了,用了他意想不到的法律手段。
  庭審現場,雷楚年認下絕大部分的罪,對於細節的執著異議,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他最後的體面和尊嚴。無論悔與不悔,在他決定放棄證書和獎章,騙錢消失的一瞬間,那面獎章的背面就註定刻下一個迷茫者成長的代價。
  46萬元怎麼騙的?
  你不認識我?上網搜我的名字
  一騙女友:想當空姐?打點費10萬
  公訴人介紹,2013年3月,雷楚年在與郝某談戀愛期間,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向郝某謊稱可以幫助其進入某航空公司上班,進而虛構需要打點關係等理由,從郝某處騙取10萬元。
  對於這一情況,雷楚年在被警方控制後做了7次筆錄。他最終給出的解釋為:“我和她交往時的確想幫她,我之前在夜店里認識一個叫‘藍胖娃兒’的人,他自稱是航空公司老總的兒子,我就讓女友給我10萬元當進公司的打點費,我轉交給了藍胖娃兒的朋友黃某。後來事情沒辦成錢退給了我,我自己將錢用了……”
  二騙朋友表姐:我能安排進重點中學
  當年4月,雷楚年向朋友的表姐朱女士等謊稱,可以幫助其孩子進入成都市重點中學讀書,進而虛構需要打點關係等理由,騙取朱女士共計10.5萬元。
  之後,雷楚年偽造成都市教育局公章,製作了虛假的“通知”和“成都市初中報名接收條”,並交給朱女士。同樣的手法,雷楚年在7月還在受害人唐某處騙了7萬餘元。
  對話:華西都市報:你和雷楚年是怎麼認識的?
  朱女士:我是去年通過我表弟認識雷楚年的。去年,我的兒子小升初,雷告訴我表弟,只要花點錢,就可以讓娃娃進成都某重點中學讀書。後來,娃娃不僅沒有去重點中學讀成書,我的10.5萬元也打了水漂,後來一直要不回來。
  第一次見面,雷楚年就開口找我要5萬元,說是要找人打點。第二天,我按他要求,將5萬塊錢轉賬到了雷楚年女友郝某的銀行卡上。沒過多久,雷楚年說需要請領導吃飯,又找我要了5000元。
  朱女士:我們直到9月上旬都沒有在學校報到名。9月14日,我們約雷楚年出來見面,但只有他父親來了,喊我們不要擔心。我們又只有繼續等待,到11月後,雷楚年和他父親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了。
  三騙朋友父親:來做工程先交保證金
  騙局還在繼續。當年5月,郝某閨蜜劉悅(化名)的公公巫先生從雷楚年處得知,彭州市有一塊工地的土方工程可以承包進場,但要交保證金。
  這次,雷楚年在巫先生等兩人處,拿到了一共5萬元的“工程保證金”。
  對話:華西都市報:雷楚年在你印象中,是個什麼樣的人?
  劉女士:我和雷楚年的女朋友郝某是閨蜜。從2012年過年開始,雷楚年找我們借了幾次錢,每次一兩萬元不等,但後來很快就還了。
  在我們的印象中,雷楚年很有能耐,也很能說,他很以自己“抗震救災英雄”的稱號為傲。有些朋友不知道他的身份,雷楚年還很得意,讓別人馬上上網搜索他的名字就知道了。
  在朋友聚會中,他還不止一次提到自己在北京的政法大學讀書,政府每個月還要給他錢,還沒上班,一個月的收入就有7000多元。
  四騙朋友:給16人“搞定”駕照
  又過了一個月,雷楚年向朋友謊稱自己可以為需要駕照的人“購買”駕照。其間,雷楚年直接或通過朋友,共收取宋某某等16名被害人“購買”駕照款累計13.8萬元。之後,雷楚年還偽造某駕校印章,製作虛假的收據。
  上述4個騙局中,當受害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,雷楚年就已經前往深圳,手機再也無法接通。今年1月,巫先生向警方報案,雷楚年之後被列為網逃人員。
  對話:華西都市報:你們全家人都認識雷楚年嗎?
  巫先生:認識,他還來過我們家。哪曉得,不僅我兒子兒媳被雷楚年騙了,我們這些當家長的也輕信了他的話。去年五六月份,雷楚年跟我兒子說,他在阿壩州交警隊有關係,8000元就可以辦個駕照
  當時,我老婆就給了8000元給雷楚年,雷承諾3個月之內拿證,一年後從阿壩轉到成都。之後,還介紹了另外幾個朋友給雷楚年,他們也分別給了雷楚年8000元現金和相關辦證照片。華西都市報記者
  王蕾李鑫攝影陳羽嘯
編輯:SN069
創作者介紹

冰淇淋餐廳

pr56prno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